<td id="2d1og"><ruby id="2d1og"></ruby></td><li id="2d1og"><noscript id="2d1og"><b id="2d1og"></b></noscript></li>
  1. <table id="2d1og"><ruby id="2d1og"></ruby></table>

      <table id="2d1og"></table>

      <p id="2d1og"></p><track id="2d1og"><strike id="2d1og"><menu id="2d1og"></menu></strike></track>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著作權 >> 著作權公告

      著作權公告

      專訪 | 專家為你解析軟件著作權登記數量四大暴漲因素

      日期:2018-03-23 字號:

       

      2017年,全國著作權登記總量達2747652件,同比增長36.86%;


      2017年,全國共完成作品登記2001966件,同比增長25.15%;


      2017年,全國共完成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745387件,同比增長82.79%;


      2017年,全國共完成著作權質權登記299件,同比下降5.38%;


      ……


      這一組數據,是國家版權局辦公廳日前向社會公布的。各類作品和軟件登記數量的持續增長,是否體現出我國著作權人對自己權利越來越重視了,我國創新能力也在不斷增強呢?3月10日,《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對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副主任索來軍進行了專訪,請他對這些數據背后隱藏的深刻含義進行了分析。

       

       

      推廣力度加大著作權人登記意愿提升

       

      眾所周知,著作權是在作品誕生之日起自動產生的,進行著作權登記是靠權利人自愿來完成?,F在能有這么多權利人主動進行著作權登記,索來軍認為,這首先反映出著作權登記制度作為實施著作權法的有效措施,其作用和效力更加顯現。在文化大繁榮大發展中,在新作品不斷涌現的過程中,更多的權利人理解了著作權登記的意義和作用,并通過著作權登記受益,進而影響到更多的權利人提高自我保護意識,并選擇作品登記。著作權人登記需求和愿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實在是件可喜的事情。


      但索來軍也提出,由于著作權登記(作品登記)一直沒有在著作權法中明確規定,只是作為國家版權局的部門規章來執行,加之推廣力度不夠,因此一段時間以來并不為人知,或被視為可有可無。然而,隨著國家版權局近年來作品登記工作推廣力度的不斷加大,這種局面迅速得到改觀。


      “另外,著作權登記數量的增加,也是登記機構不斷轉變工作作風,改變工作方式,不斷改革完善登記工作規范,實現登記工作信息化,提高工作效率等各種努力的結果。”索來軍進一步解釋說。

       

      軟件著作權登記數量四大暴漲因素

       

      記者發現,根據中國版權保護中心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信息統計,登記數量繼2016年達到40萬件后,2017年,連續跨過50萬件和60萬件整數關口,一舉突破了70萬件。去年財政部、發改委發布通知,自2017年4月1日起,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費取消,促使軟件著作權登記數量大幅上升。


      對此,索來軍告訴記者,2017年軟件登記大幅增長,確實與免征登記費有一定的關系,尤其是在去年4月免征開始后的3個月表現明顯,這充分說明國家為企業減負的政策取得了一些效果。


      除此之外,他認為還有幾個主要原因:一是軟件產業高速發展,創新能力顯著提升。2017年國務院先后頒布了有關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和強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發展等多項重大政策,軟件產業的持續高速發展,使得我國軟件產品數量增長迅猛,創新力顯著提升。


      二是財稅政策的有效補充,提升了企業的創新熱情。財政部等有關部委對軟件和集成電路產業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軟件企業可根據文件要求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針對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究開發費的稅收政策,使企業能將更多的資金投入研發環節,加大研發投入,促進科技創新。


      三是多領域軟件增勢迅猛。隨著我國云計算、大數據、中國制造2025、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等重大戰略的實施,我國相關領域軟件數量、增速直線上升。2017年我國人工智能類軟件登記數量同比增長966%;大數據軟件登記數量同比增長144%;國家政策部署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協同推進“中國制造2025”和“互聯網+”行動,我國嵌入式軟件登記近27萬件,同比增長約91%。


      四是軟件登記證明作用進一步凸顯。近年來,軟件登記證書已成為我國落實軟件企業稅收優惠政策的重要依據和高新企業認定的重要證明。在科技部等部委印發的《科技型中小企業評價辦法》中,將軟件著作權數量列為重要評價依據。2017年登記數量排名前十位的城市中,廣州市和廈門市登記數量同比增加均超過一倍。據悉,兩市均采取了對申請退稅或資金補助的高新企業政策,提出了軟件登記數量的評價要求,著作權人的登記意愿顯著提升。


      據索來軍介紹,中國版權保護中心作為我國唯一的軟件著作權登記機構,面對迅速增長的軟件登記需求,多年來持續加強版權登記基礎工作,通過不斷優化登記工作流程、簡化申請材料、提高辦理效率等手段,不斷提升登記工作的服務質量和水平;積極探索在各地方合作建設區域版權登記大廳,并在各區域大廳同步開展微平臺登記預約服務,擴大版權服務網絡覆蓋面的同時,也方便申請人的辦理;通過建設著作權登記管理信息系統業務流程再造信息化項目,為軟件登記高速增長提供系統支撐,主動適應我國軟件登記量迅猛增長的新常態。


      “去年在工作人員有限、登記申請量激增的情況下,我們還積極組織工作人員加班加點進行這項工作,通過加班完成的各項軟件登記工作,占到了全年工作總量的近三成。通過以上舉措,確保了2017年跳躍式增長的登記量得以順利完成。”索來軍補充說。

       

      著作權質權登記緣何下降

       

      在公布的數據中,與其他登記量暴漲相比,記者發現2017年全國著作權質權登記同比下降了5.38%,其中涉及合同、作品數量、主債務金額、擔保金額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下降原因是什么,這與著作權融資情況發生變化有沒有關系呢?


      “我認為要全面客觀地看待質權登記數量的下降比例。在實踐中,計算機軟件和其他類別的作品分別進行登記,軟件與其他作品的質押融資情況也不盡相同。”索來軍表示。


      從軟件方面來分析,索來軍告訴記者,2017年,有200多家企業以軟件著作權為標的申請了著作權質權登記。這些企業多為科技型中小企業,而科技型中小企業又多為輕資產型企業,沒有廠房、生產設備等可抵押標的,甚至沒有專利、商標等可質押標的,其資產中軟件著作權占比較大。因此,軟件著作權質權融資已經成為科技型中小企業的重要融資渠道之一。


      2017年的軟件著作權質權登記數量、主債務金額和擔保金額較2016年都有所下降。對此,索來軍分析認為,主要原因是2016年軟件著作權質權登記量大幅增長(登記量增長率為33.5%,主債務金額增長62.6%,擔保金額增長87.1%),增長的原因是地方政府政策的支持。如2016年,北京市海淀區政府對企業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進行補貼,對以知識產權質押方式向銀行成功貸款的企業,給予其50%的融資成本補貼,最高補貼100萬元。這項政策大大提高了企業開展著作權質權融資的積極性。


      “盡管2017年軟件著作權質權登記量等各項數據有所下降,但相比2016年之前還是有較高增長幅度,下降的一個側面也可以反映出金融機構對待軟件著作權質權融資方式的風險管控意識增強,對質權融資工作更加理性對待,更有利于軟件著作權質權融資工作常態化發展。著作權質權融資是一種相對新型的融資方式,它的特點是價值估值難、融資成本高、處分變現難,這些特點導致了目前開展著作權質權融資業務的金融機構并不多。”索來軍補充道。


      在其他作品方面,雖然質權登記數量總體增加不多,甚至略有下降,但從中可看出文學藝術作品的價值變化。索來軍舉例說,前些年,由于作品本身價值不高,出質人往往會將不動產、動產與著作權一起出質。隨著國家扶持中小型文化企業政策出臺,以著作權出質的方式融資越來越多,而且不再結合動產或者不動產。但這個時候出質人用作品幾十件或者上百件打包的形式出質比較普遍,例如某企業曾以209部不同類別的作品融資2500萬元。到了近兩年,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發展迅速,特別是高品質、高收視率的影視作品和動漫作品越來越多,作品單一價值增值,一部影視劇劇本融資4000萬元、一部知名電視劇融資5000萬元等現象已經很普遍。因此,雖然從登記量上來看,涉及的作品數量減少,反而說明了作品本身價值在提高。

       

      呼吁立法部門將著作權登記納入修訂稿

       

      著作權登記雖然是自愿的,但是著作權登記證書具有初步證據效力,在預防著作權糾紛、推定著作權歸屬、保障在著作權轉讓和許可使用交易中安全等方面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據索來軍介紹,世界上有超過70%的國家的著作權法都規定了著作權登記。第三次著作權法修訂工作啟動后,國家版權局在總結多年來登記實踐的基礎上,經過廣泛征求意見和專題研究,在著作權法修訂送審稿中增加了著作權登記的內容。“遺憾的是,我們發現在國務院法制辦發出的著作權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中,著作權登記的內容已被刪掉。無論是從國際上各國普遍做法來看,還是從我國著作權法實施中的實踐來說,著作權登記都是著作權法律制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索來軍談道。著作權登記具有法律效力,是著作權保護的基本制度之一,應當寫進著作權法。如果著作權登記不寫進著作權法,將來無論是通過著作權法實施條例還是部門規章來規定,由于缺乏上位法,著作權登記的合法性都恐成問題。


      “我再次呼吁,希望立法部門將著作權登記的內容寫進著作權法的修訂稿。”索來軍強調。


      不過,索來軍也談道,目前登記工作還存在需要改進完善和加強之處,比如應當進一步完善登記規范、登記流程和審查標準等,為登記申請人提供清晰明了的登記指南,進一步簡化程序,提高工作效率,加快登記速度,為有登記需求的著作權人提供簡便快捷的服務。

      上一篇:如何判斷著作權案中的“獨家使用權”
      下一篇:沒有了

      點擊排行

      免费不卡无码AV_亚洲高清激情精品一区国产_三级亚洲中文字幕_五月天中文字幕色逼网
      <td id="2d1og"><ruby id="2d1og"></ruby></td><li id="2d1og"><noscript id="2d1og"><b id="2d1og"></b></noscript></li>
      1. <table id="2d1og"><ruby id="2d1og"></ruby></table>

          <table id="2d1og"></table>

          <p id="2d1og"></p><track id="2d1og"><strike id="2d1og"><menu id="2d1og"></menu></strike></track>